您好,欢迎来到中影人教育编导学院!

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

400-875-2007

影视艺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编导艺考攻略 > 影视艺术

影视艺术的逼真性与假定性

作者:编导培训  来源:www.zyrykbiandao.com  发布时间:2018-06-20

        直观的逼真性是影视艺术的一个特性。影视艺术所展示的是流动的空间,酷似真实生活的四维时空(幻觉层面)和摄影机的“显微”功能使观众对影视艺术的直观逼真性比较挑剔。诸如影视的时代氛围、情节展开的环境、演员表演以及人物的化妆、服饰等细节均要给人以逼真感。影视是活动画面的艺术,有形、有声、有色,即使在无声电影时期,它也是十分形象、直观的,不需任何媒介的中转,观众就能直接感受到电影画面所呈现的艺术形象。艺术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这里所谓“逼真”,当然不是完全等同于生活中的真实,而是指影视较其它艺术更逼近生活原貌。真实往往侧重形象的内质,逼真则更侧重形象的外形。戏剧中的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能代表房间,影视则要真的房间摆设。戏曲中以鞭代马,几个人走圆场可以表示千军万马的行进,影视则真地兵马相见。电影最初在巴黎放映时,银幕上马车飞驰而来,使观众本能地骚动起来。影视以酷似现实的逼真感,牢牢地抓住观众,在所有艺术样式中,影视形象在形态上最接近于生活的原形。当然,影视所具有的逼真性是相比较而言的。

编导培训1.jpg

与时间艺术相比,电影的语言材料是直观的具体的生活现象,文学用抽象的文字符号或语言来表现生活,它们之间是一种假定性的代表关系。电影则是用直接的生活现象来表现生活,其造型形态与所表现的对象形态完全一致。显然,用“人”的这一文字符号来表现人与用生活中人的形态来表现人,欣赏者的感受是有很大不同的。

与造型艺术中的绘画、雕塑相比,电影形象来自于客观的纪录。绘画、雕塑也是以直观的生活现象作为它们的艺术形态的,如用自然界的树的真实形态来表现树,但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模仿、复制,而电影形象则是生活现象中的原形。最佳模仿也只能是惟妙惟肖,而不能像电影镜头客观纪录那样接近生活的本来面貌。或许正是基于这一点,现代派美术才更趋向于反传统抽象化。有这样一则逸闻:一个小偷闯进毕加索家里,毕加索与女佣均发现了,而小偷却没有发现他们。于是两人均拿起笔来把小偷描绘下来。报案后,警方把大画家所画的小偷像闲置一边,却根据女佣的画进行侦查,原因是毕加索画的小偷像不如女佣画的小偷像逼真。

      与照相艺术相比,影视画面是运动的。照相艺术虽然也是对生活现象的客观记录和直接复原,但它所纪录的原形是静止的。只能表现生活一瞬间的片断、形态,不能反映生活的流动过程。影视形象综合了事物在时空范围中的运动形态。如画面中的拍摄对象是活动的,而代表观众眼睛的镜头在角度、距离上又是不断变化的,这也就使电影表现在时空形态上比照相艺术更逼肖生活,而对话、音响等声音的参与则使这种逼真更完整。

与戏剧相比,电影的时空关系更现实。戏剧是演员直接在观众面前演出,似乎比电影更直接,但戏剧在时空形态上具有很大的假定性。艺术多是历史的,在时间关系上大都属于过去式。如果所反映的这些事情、人物重新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只能被认为是假定的。当话剧《陈毅市长》中出现陈毅形象时,谁也不会相信他又复活了,只能假定是他。在空间性上也是这样,观众在城市的舞台上看到农村的事情发生在眼前,只能假定如此。更重要的是戏剧舞台本身就是一个假定的空间,它不具有现实的环境意义。任何事物,即使是真的,搬上了舞台就会产生假定的意义。斯坦尼拉夫斯基曾做过一个实验,在舞台上造起真的房子,真的池塘,让鸭子在里面游,但观众反而指责其不真实。剧院房子里怎么会有房子?舞台上怎么会有池塘?而影视空间展现的则是现实的环境:树是在树林里的,汽车是开在马路上的,庄稼是长在田野里的……同时,影视由于镜头时空转换的灵活性能较好地表现各种空间关系。如话剧《安娜·卡列尼娜》中渥伦斯基赛马这场戏,舞台上只是观众席的一角,观众只能通过安娜变化的神态来感受马场气氛。而同名电影则能不断交叉表现赛马中的渥伦斯基和观众席上的安娜,空间的表现更完整,也就更具有现实性。总之,戏剧仿佛把生活搬到观众面前,因此有明显的假定性,电影好像是让人们目睹过去纪录下来的真事,犹如把观众带进了生活之中,因此产生逼真感。

编导培训(看电影).jpg

电视的客厅文化的性质使它比电影少了些梦幻色彩,因此电视艺术在讲求剧作意蕴的真的同时,更讲求人物情感的真和生活细节的真。国产电视剧《渴望》当年引起轰动,固然是由于其弘扬了中华民族优秀的以人为本的“仁爱”精神,但真正吸引大众的则是刘慧芳、刘大妈、刘小芳、王沪生及大成等人物之间复杂而又真实的情感纠葛。情感的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故事编织中过多的虚假性。电视剧《围城》是一部根据钱钟书先生的同名小说改编的优秀剧作。导演黄蜀芹的聪明在于,把艺术化的情节和人物置于上个世纪30年代真实的历史氛围中来表现,大到演员的表演、都市环境的营造,小到化妆、服装、道具等都追求特定时代的真实。比如苏文纨的服装、发型都是由钱钟书先生的夫人杨绛指定设计的,所以就连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观看了电视剧后都认可其逼真性。

影视的逼真性在不同类型、不同风格的影片中的表现也不尽相同,如喜剧片和闹剧片为了充分满足人们的娱乐要求,往往采取夸张的表演和情节动作,对此,观众应注重创作目的、手段和效果的统一性,而不能把逼真性作为拘泥的教条来限制影视丰富多彩的创作。

然而,所有艺术归根到底都是一种假定性创造,影视当然不能例外,其所谓逼真也仅仅是逼近生活形态而并非等同生活。具有直观逼真性的电影、电视也同时表现出艺术的假定性,只不过这种假定性较其它艺术隐蔽。

      影视画面以平面的空间表现立体空间,就是一种假定性幻觉。影视的故事情节也往往是虚构的。电影《辽沈战役》中重大事件的过程都是真实的,但一些具体细节,如林彪对部下说:我不要你的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这个我不管,我只要廖耀湘!等,这些话都是创作加工的。王铁成不是周恩来,孙飞虎不是蒋介石,均是假定的。时空的假定性就更大了。一个冬天镜头和夏天镜头对接,省略了时间过程。一个慢镜头则放长了时间。电影《子夜》中吴公馆的楼门道是在瑞金宾馆拍的,公馆内的房间则在别处拍的,两个地方构成了一个事实上不存在的空间。还有大量细节、道具、布景,如摄影棚中的搭景,用水池中的模型表现大海中的船只,用伸缩刀表现刀插入人身等。影视中的假定性始终伴随着逼真性而存在。

      但假定性并非虚假,虚假是违反生活真实形态而又不带有任何艺术表现意义的破绽。假定性表现虽然也不符合生活的真实形态却具有一定的艺术表现意义。如电影《一个和八个》中女卫生员身上没有血的枪口和电视剧《雪山飞狐》中马镖头中刀而不见血,前者是为了表现女卫生员死得纯洁,是一种艺术的假定性表现,后者则毫无艺术意义,是一种虚假。这种虚假在许多影视作品中存在,如树木静止风声大作,清末妇女穿塑料底鞋,才生下的孩子就有那么大等等,这些细节损害了影视的艺术效果。不过假定性表现则有着电影艺术的必然性,不但不会影响其艺术效果,往往会加大艺术表现力。如黛玉焚稿断痴情和宝钗出阁同时进行。久别重逢的亲人,互奔对方,短短的距离会感到太长,慢镜头可表现这种时空差异的心理感觉。《红高粱》把高粱酒拍成通红通红,强烈地渲染一种血性的不可压抑的情绪和激奋的精神状态。现代电影的趋势,是深入挖掘人的内心世界,而要做到这一点,正须借助于假定性的表现力。

影视中的假定性是适应实际拍摄的需要,因为生活中许多现象是不可能完全逼真重现一遍的,只能靠假定性来创造。如跳楼自尽,虽然可用特技演员,但毕竟风险大,所以多数用跳下和落地两个镜头来组接。夏天拍冬天戏,只能用白纸片和白泡沫塑料来代替雪花。一场战斗不能用真枪真炮实打,飞机坠毁也不能真地报销一架飞机,都只能靠假定性来表现。在影视中,假定性一方面表现着生活的真实内涵,一方面又创造着生活的真实形态,它和逼真性紧密联系着。假定性寓于逼真性之中,又表现逼真性。如美国影片《党同伐异》不惜工本,搭制了十几米高、上面可以并排跑马车的城墙,取得了逼真的拍摄效果。邵宏来在《开天辟地》中扮演陈独秀,但比影片中的陈大了十六七岁,为了外形上接近角色,他脸上划开两道三、四厘米长的口子,挖去脂肪,把松驰的肌肉绷紧了,这样扮演的陈独秀更像真的一样,然后通过假定情节创造,如给儿子送茶叶蛋等表现真实人物性格。影视存在着假定性,但又是所有艺术中假定性最小的艺术。它用假定性手段创造逼真的生活形态,以此来提炼、概括生活,最终达到反映生活本质的目的。

影视艺术的逼真性与假定性是紧密相联的,也可以理解为整体的虚构性和细节的真实性在影视艺术里并存。好莱坞类型片堪称这方面的典范。他们把艺术概括的假定性推到了极致,丰富多彩的生活和复杂的人物性格均被纳入简单化的类型框架中。铁骑劫美,英雄救美,这是西部片的情节框架。抢劫成功,终落法网,这是强盗片的创作模式。人物性格更是千篇一律,如除暴安良的牛仔、警长,至死不屈的硬汉,仇恨人类的科学家等。然而好莱坞善于把这种“假”巧妙地缝合在真实性的细节中,因而自有其吸引力。当代好莱坞随着高科技在影视领域的运用,将影视艺术的逼真性与假定性结合得更加完美,创作出了一部部亦真亦假、如真似幻的影像奇观。《辛德勒的名单》《阿甘正传》和《泰坦尼克号》是三部获奥斯卡大奖的影片,假戏真做是它们的共同特点。《辛德勒的名单》采用纪实与戏剧化编排两种方式,巧妙地把纳粹大屠杀的真实场面与人物的传奇故事有机地糅合在一起。《阿甘正传》的成功则在于把好莱坞经典电影的叙事法则运用到出神入化的程度。阿甘及其传奇经历都是虚构的,而其所亲历的事件如肯尼迪遇刺、越南战争、反战集会、中美乒乓外交、水门事件以及黑豹党、摇滚乐、艾滋病等都是美国历史上所发生的真实事件。尤其是已故的三位总统奇迹般的复活(电脑创造的神话),都使虚构的阿甘和其传奇经历更加真实可信。这种大情境的不真实与真实历史事件相结合使该片获得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的艺术效果。《泰坦尼克号》是电影史上所创票房价值最高且引起世界轰动的一部影片。该片叙述了一个并不新鲜的爱情故事,但由于导演卡麦隆把它放在冰海沉船的真实历史事件中来表现,便使它成为20世纪电影史上最感人的爱情绝唱。故事的假定性(甚至虚假性)是显而易见的,而沉船的过程却是逼真再现的,尤其是卡麦隆仿造的仅比原船小十分之一的泰坦尼克号模型,从外观到内部构造以及所有设备什物均酷似原样。如果说善于把大情境中的虚构和细节的真实相结合是好莱坞的一贯做法,那么,这部影片则是把“真”与“假”这对对立的元素各推到极致而又使之完美结合的典范。

编导培训分享

 

说明:文章内容来源网络整理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QQ:1624823112),万分感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