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影人教育编导学院!

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

400-875-2007

视听语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编导艺考攻略 > 视听语言

岩井俊二电影《情书》视听语言分析

作者:编导培训  来源:www.zyrykbiandao.com  发布时间:2017-12-05

 电影《情书》的视听语言分析

摘要:《情书》是由岩井俊二指导并编剧的日本纯爱电影,改编自导演的同名小说《情书》,于1995年3月25日首映。该片讲述了一封因为思念山难逝世的男友而寄往天国的信,却意外收到了与男友同名同姓的人的回信,通过两者的通信,渐渐揭出一份已深埋多年的清纯爱恋。整部影片风格唯美,又萦绕着淡淡的凄伤,制作精美。本片获第19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提名),第20届报知映画赏最佳导演等诸多奖项。本文通过对《情书》的视听语言分析,进一步加深对视听语言的专业理解。

色彩与画面

《情书》在颜色的精心雕琢上非常出色。

在片头,渡边博子的黑色外套和一头黑发,躺在在一片茫茫白雪中,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一开始就出手不凡。影片从葬礼开始,每个人都身着黑装,在漫天漫野的白雪中,黑白两色便成了烘托气氛的主色。随着情节的推进,故事逐渐变得温馨,色彩便开始由冷色向暖色转变。当故事进入对往事的回忆,浅棕色得以大量运用,烘托出怀旧的情愫,很自然地把时光拖回了往日。此外,阳光的金黄和暖黄使视觉温暖柔和,增强画面的唯美感,让故事显得更加精致。在接近片尾的时候,穿着黑衣的渡边博子在雪山前小跑前去,突然跌倒雪中,他回头看了看秋叶,不再顾滑下的黑大衣,穿着鲜红的毛衣走向前,瞬间与周遭的雪白形成强烈对比,片头和此处都是强烈的对比,在片头是黑白对比,而此处是红白对比,没有用任何语言,却用颜色展现出渡边博子的释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几乎贯穿于整部影片的背景画面:雪。在日本的审美意识中,深受物哀传统的影响,例如日本国旗,以纯白为底色,这是很少有的,日本人爱白色,因为白色像雪,而雪则代表着纯洁。贯穿于整部影片的雪景,以其灵动的白色,成了整个爱恋故事纯洁的最好象征,同时渲染出一种淡淡的凄美,浸透在观众的心中进而使该片极具画面语言感染力。

声音

片中,运用渡边博子与藤井树(女)的通信推动情节的发展,因此出现大量念信的旁白,不仅巧妙地将本该属于文学的语言转化为听觉语言,还赋予影片一种唯美的气息,增强了感染力。

在《情书》的制作过程中,岩井俊二邀请了专门的音乐团队为影片量身打造,使得其中的背景音乐与叙事的发展相得益彰。《情书》中的主要乐器是钢琴和大提琴,营造出一种微微的伤感,这对整部影片风格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例如,电影是从藤井树的葬礼开始的,大提琴和钢琴的音乐象雪花一样覆盖了整个画面——白茫茫的积雪使山体、房子都呈现出单调、凄清、荒凉的死亡的颜色,也由此奠定了电影悲情的基调。

音乐还在影片中起了串场作用, 在情节或场景发生转换时,便换一种旋律,让观众能够更自然的跟着转换视角。例如,由于片中渡边博子和藤井树(女)是同一个扮演者,音乐流出时,画面很自然地出现了读信或写信的一方,化解了频繁的场景转换以及一人饰两角可能带来的混乱,又弥合了空间的隔阂使对男藤井树的回忆流畅地成为一个整体。

2.jpg 

中影人艺考编导培训课堂

感性的音乐是人物情感的外化表现 ,音乐同人的情感,人的内心写照有着直接联系。这部电影的音乐以提琴和钢琴为主,声音非常纯净,和主人公内心的情感一样,纯净而美好,带给人最动人的美。比如:博子意外收到女生藤井的第一封回信时,钢琴音乐衬托了博子奇妙诧异的心理反应。最后女藤井树知道男藤井树转学之后,要去将摆在他桌上的菊花瓶摔碎,背景音乐又戛然而止,然后突出摔花瓶的声音,又用静止来表现周围人的惊讶心理。总之,感性的声音传达了丰富的情感,使抽象的感情如同音乐给人的感觉一样具体,使整部电影都沉浸在导演有意营造的氛围中,让观众不由自主地被感动;另一方面,音符在表意方面也给观众留下了广阔的空间去感受和想象,这些都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镜头

《情书》的开头是一段长镜头,前景是山间大片白色的雪,景深处是错落有致的青黑色房屋和树木,整个景致犹如一幅水墨山水画,意境深远,给人无尽遐想。此外,影片中多次运用升镜头,慢慢扩展视野,最后停留在一幅远景画面之中,并且多次出现这样的远景,例如镜头停在高大的雪山前等等,待到下一个镜头的时候,感觉这幅场景还闪现在脑海中,导演很好的抓住了视觉停留这一技巧,多加利用,电影完了之后还能让一些场面在观众脑海中停留。

叙事手法

《情书》以其别出心裁的叙述方式向观众展示一个清纯的爱恋故事,由于影片本身来自于文学作品的改编,在叙事方法上便与文学有很大的相通之处,“书信体”与“倒叙插叙”穿插进行,这样的叙述方式使得作品拥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

在世界各国的许许多多爱情影片中,男女之间相互爱恋的故事非常之多,早已司空见惯,形形色色,然而很少有别出新意,打动观众并让其留下深刻的印象。岩井俊二的《情书》却另辟蹊径,在众多的爱情电影中脱颖而出,这与其独特新颖的叙事有很大关系。其实,严格地说,《情书》算不上是爱情片,因为影片中的男女主人公都没有真正相爱过,所谓“情书”也不是其中一对男女主人公互诉衷肠的书信,而是通过两个女孩之间的通信唤起回忆的媒介。那么,影片用什么打动了不同国界的千百万观众呢?这正是岩井俊二东方式电影构思的秘密所在。

《情书》的叙事很简单:处于青春萌动期的男中学生藤井树深深地暗恋着与自己同姓同名的女孩。尽管他这种纯真的感情很强烈,很执着,但却始终不曾向她表白过,只在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中以恶作剧的形式透露出一丝丝内心的隐秘。而女藤井树全然未觉,根本感受不到他的爱恋。中学未毕业,男藤井树内心埋藏着暗恋情愫转学来到另一座城市,认识了另一个叫博子的女孩。博子的相貌气质与女藤井树几乎一模一样,于是,男藤井树便把对女藤井树的爱恋倾注在博子身上。后来,男藤井树在一次爬山中,意外坠山身亡。

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如果采用一般的结构模式,完全可以衍化成一部曲折但毫无特色的爱情片。然而,岩井俊二的独特和高明之处就在于他特意舍弃了三个男女主人公之间爱情的是是非非,悲欢离合,而把重点集中在对往事的追忆上,形成了《情书》错综复杂的电影结构系统。

情节的发展以博子探寻男友藤井树的爱情真相为推动力,引发了另一女主人公藤井树的回忆;同时又以女藤井树的回忆作为另一方面的推动力,不断推进子的情感转变,从而共同完成两个女孩子情感蜕变的过程。在现实时空中的情节采用第三人称的形式,按照编剧和导演的理性思维,表现两个女主人公在共同寻找“情书”之谜的答案过程中,由于某些外在因素的连结,致使两者或贴近,或远离,或若即若离。在回忆时空中的叙事则采用第一人称的形式,情节的进展完全遵循男女主人公的心理活动和逻辑。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在《情书》结构中的现实和回忆两个层面里需要多条可进行的线索,编导者能够使它们互为因果,互作经纬,交错递进,像细针密线一样的编织起来,做到了天衣无缝,精妙之至。

故事以交错性的叙事方式进行讲述,大体上可分为五个段落:

开端,从本片的第一个镜头到渡边博子下藤井树的地址;第二,从女藤井树收到信到渡边博子去小樽;第三,渡边博子拜访小樽;第四。从女藤井树与母亲看房子到回忆的结束,女藤井树在图书馆写下最后一封信;第五,尾声。各个段落之间不仅简单相连,而是有机的组合,使得观众跟着导演设定线索走完全程,由于倒叙插叙等叙事手法的运用,使得这个过程更加生动,大大增强了影片的可观性。尤其是影片的结尾,女藤井树拿着画有自己肖像的借书卡,明白了一切,一时百转千回,对过去的回忆原本以为属于渡边博子,其实属于自己,这个结尾可谓是点睛之笔,让观众顿生恍然大悟之感,影片也到此戛然而止,这时回想整个故事,不得不佩服导演的良苦用心。

视听语言是电影的语言,在本部影片当中,视听语言运用的非常巧妙,从视觉上和听觉上使观众感受到影片制作者的思想,欣赏到视觉和听觉的美。

说明:文章内容来源网络整理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QQ:1624823112),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