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影人教育编导学院!

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

400-875-2007

上海戏剧学院新闻

上海戏剧学院举办“名家讲堂”系列活动

作者:编导培训  来源:www.zyrykbiandao.com  发布时间:2018-04-26

 423,中国戏剧家协会名誉主席、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先生之子、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先生作为上海戏剧学院的客座教授,受邀为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名家讲堂”拉开序幕

讲座由戏曲学院副院长黄暾炜主持,并请院长李佩红老师介绍尚长荣先生的艺术成就和“名家讲堂”系列活动的目的和意义,为嘉宾的登场进行了充分的铺垫和预热,观众席不时响起热烈的掌声,在尚老师开讲之后气氛瞬间沸腾。

尚老师以抛出问题的方式来做为讲座的“引子”和“定场诗”:

——如何继承?

 

——如何学习传统?

 

——如何激活传统?

 

关于继承上,尚老师提到很重要的一点:死学而用活。同时这也是帮助当今青年京剧演员,在如何创排新剧时的一个法则和思考。“学而后知不足”,在继承以前,首先要关注自己的艺术基础,因为戏曲艺术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在谈到学习和生活时,尚老师为我们分享了他的座右铭——晚晴名臣曾国藩曾说“受不得穷,立不得品;受不得屈,做不得事。”以此为证举例自己忍受十年之屈,但仍然严格律己,奋发求索。这也是我们身为晚辈和戏曲人应有的自我追求,当我们选择了自己喜爱的戏曲专业,就是与辛苦、汗水、泪水结缘,这是我们应该觉得光荣的事业,我们用精湛的技艺,来演绎属于中国的故事,而这些故事传递的正义和正气,传承的是忠孝节义、礼义廉耻等中华民族优秀品格。

生旦净丑(末归入生行),净与丑很重要。身为架子花脸,首先要有基本功,要有嗓,要会做戏。《芦花荡》、《钟馗嫁妹》等戏都要会唱,这样唱《霸王别姬》中的楚霸王(项羽)才能有样儿。尚老师强调,唱武戏要有“手里”和“脚底”的功底,唱文戏要有念白和嗓子。对于文戏演员要求声、韵、情并行,其中有十六字口诀:抑扬顿挫,断连收放,轻重缓急,阴阳明暗。文戏演员切不可一味的讨取廉价掌声而飙高音、拖长音、跺台板、洒狗血。在演戏时要把准人物的历史定位,例如《霸王别姬》中,项羽是高傲的,永远不认输的,他是受伤的老虎,而不是斗败的公鸡,切忌垂头丧气。在盔头、髯口、厚底的运用时都是人物内心情感的外化,如盔头上珠子的抖动,绝不是技巧的卖弄,而是传递内心的震颤。尚先生在拍京剧电影《霸王别姬》时对一些地方做出了适当的改动,将“不如一死了残生”唱词改为“天亡我楚恨无垠”,以此表明项羽“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气,不会用“残生”来自鄙。

在激活传统的时候,我们应该承认老前辈们是演人物的高手、圣手。尚先生在讲座中反复强调:我们要有自信,用我们自己中国的传统手法塑造人物,来展现高度写意的传统美学,不要夜郎自大,更不要民族虚无主义,崇尚西方的表演手法从而完全反对我们自己的传统表演,要学懂、弄通、做实这才是最为重要的。尚老师在讲座过程中声情并茂的举例和示范,全场回荡着雷鸣般的掌声。

尚老师还分享了自己与上海的结缘——苦排“曹杨”(新编京剧《曹操与杨修》)的过程,以及戏曲界“三改”(改戏、改人、改制)后,戏曲界终于在经过坎坷后,到了文艺复兴最好的时候,现在演员们可以演我们自己愿意演的戏,做我们自己愿意做的事,不为斗米折腰。

讲座最后的提问环节,来自戏文系的一位同学向尚老师提问:如何看待现代新编戏?何时可以在戏曲中加入新的程式动作:如打手机、开汽车等?尚老师回答道:在第一届中国现代戏汇演时,所有的作品没有命题,并且几乎没有重样。后来改为京剧革命现代戏汇演,说明京剧可以演现代戏,如武装斗争类、城市类(上海京剧院《柜台》)等。几年以后的新的程式化动作,需要在实践当中琢磨。这些具有21世纪审美观的新程式,需要众多年轻人一起追寻、求索。 

讲座临近尾声之际,戏曲学院副院长黄暾炜老师对本场讲座进行了总结和概括,他评价尚老师的讲座是:“饱含深情的谆谆教诲说长者之声;毫无保留的真知灼见讲大师之言;直抒胸臆的艺术自信发民族之音”。

此次讲座非常成功,很多外校甚至外地师生闻讯慕名而来,他们纷纷表示收获颇丰。本院的学生也都对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的“名家讲堂”系列讲座活动充满了期待,希望聆听更多名家、大家的教诲,希望这种高质量的讲座多多举办。

(来源:上海戏剧学院

说明:文章内容来源网络整理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QQ:1624823112),万分感谢!